第20节

小说:回南天 作者:寒菽
    第23章

    郁嘉木突然转过头,望向他,好像是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司哲拿着手机的手就愣住了,愣神的时候,下意识按了拍照键,咔擦一声。

    司哲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张照片还拍的特别好,目光锐利。

    郁嘉木径自走了过去:“学长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司哲偷拍被抓包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郁嘉木索性开门见山道:“你是司睿的哥哥?”

    不会吧?反被调查了?这个小朋友真的只有十八岁吗?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厉害?司哲僵了下,没有回答,而是反诘:“那你就是祈老师的新男友?”

    郁嘉木脸都没红一下,理所当然地点了头:“换个地方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沉默地往楼下走去,离开人多的地方,直到走到人造湖的湖心凉亭。司哲一路上观察着身边这个男生,是很高大成熟,和他那个幼稚冲动的堂弟是差很多,难怪司睿那小子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现在是冬天,湖上有点阴冷。

    司哲把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,玩味地发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司睿的哥哥?怎么查到的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怎么查。”郁嘉木回答,“报道那天就知道了,你长得和司睿挺像的,我问了一下其他同学,知道你的名字,就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了。”

    司哲啧了一声:“原来是这样,是我蠢了。”他转头盯着郁嘉木,“但你这么大方地和我承认了?不怕我去告诉祈老师吗?”

    郁嘉木侧身,有条不紊地说:“如果你打算马上告诉司睿的话,就会直接带他来确认了吧。但你是自己过来的,就是说,你其实也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。——还有四个月他就高考了,而且祈南还是他亲戚家的叔叔,年纪也比他大那么多。祈南告诉我他家里人很反对,我想你就算是他的堂哥,大概也并不赞同他的单恋,也并不想看到他和祈南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他不管不顾地跑去和祈南把我的事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他的高考被影响,更不会想看到他和祈南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司哲的笑意渐敛,终于正眼看待郁嘉木了,虽然这个郁嘉木比他小好几岁,和他堂弟一个岁数,但显然没有司睿那么幼稚、头脑简单,司哲停顿了片刻,才说:“难怪你小小年纪就能把祈叔叔骗到手,果然有勇有谋。我从小认识祈叔叔,就没见过他谈恋爱,你还是第一个,说实话,我也有点好奇能够攻略祈叔叔的是个怎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见到了。有特别的感想吗?”郁嘉木问。

    司哲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镜片上掠过一道光,让郁嘉木看不清他的眼神:“你说的大部分都对,我确实完全不赞同司睿追祈叔叔。但是,祈叔叔对我挺好的。我受他关照多年,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你骗。我可以不告诉司睿,但是我找不到理由不告诉祈叔叔。”

    郁嘉木看着司哲,说:“你难道觉得我是能瞒着他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司哲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我会自己告诉他的,你又何必引火烧身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搞定司睿,让他彻底死心。”

    “祈南那边,你也不用骗他,暂时保持沉默当成不知道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司哲沉默了。

    郁嘉木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他是和祈叔叔有亲戚关系,可是也没多亲近,谁知道他告密之后会是个怎样的情形,万一还怪他多事呢?

    司哲过了好半天才讪讪地问:“那假如今天我是带着司睿一起来的呢?”

    郁嘉木冷静地反问:“你带了吗?”

    司哲摇了摇头,感叹:“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祈南刚才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对劲了,直到刚才起来讲课,站了一会儿,就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他知道这是什么,程先生经常弄在里面……真是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祈南一低头,大教室的讲台下面坐着的密密麻麻的学生们,无数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他。没人知道他紧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的衬衣下面遍布吻痕,也没人知道他股间还……。祈南不自在地坐下来,他怕万一露出点什么痕迹,被人看到了,那样一来,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被男人侵犯过。

    在精神紧绷的情况下,每一秒都那么漫长,祈南心乱如焚,好不容易熬到结束,熬出满头冷汗。

    讲座一结束,祈南还以为能走了,结果学生们跟蝗虫似的涌过来,一个个的手里都拿着他以前出版的画集,还算有秩序,排好队求签名,笔都给准备好了。祈南擦擦额头的汗,一个一个给签名过去,签到手都酸了,好不容易写完了,孩子们又期待地问他能不能合照。祈南看着他们崇拜的目光,实在说不出无情的拒绝。

    再忍一忍吧。

    祈南在学美术的学生里相当有人气。

    祈老师可以说是他这一代最出色的几个青年画家之一,是多个美术协会的会员,画风以细腻见长,画集在多国出版,举办过个人画展,业界的评价颇高。不仅如此,他还立了一个项目基金,扶助拥有美术才能但是家境贫困的学生,无偿收过几个学生到他的画室教授绘画。

    除这些以外,最重要的就是——祈老师长得漂亮。

    等到这些都结束,已经差不多下午四点了。

    祈南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学校的工作人员围上来:“祈老师,辛苦您了,谢谢您特地前来,我们已经订好了酒店,现在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祈南下意识地皱了皱眉,但是必要的应酬还是要参加一下的,他勉强打起精神,微笑道:“那麻烦你们了。……我先去借用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祈南进了厕所隔间,锁好门。

    脱了裤子,虽然他尝试着夹紧,但还是流了一部分出来,内裤上黏糊糊的一片,祈南叹了口气,自己用纸巾都清理干净。他当然没有带干净的内裤,只好稍微擦干净之后继续穿着。

    难受。

    祈南穿好裤子站起来,忽的感觉到脑袋一阵发昏,眼前发花,差点没站稳,额头里一抽一抽地疼。

    扶着墙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祈南走出隔间,到盥洗台,拧开冷水,刚要用水泼脸,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他哆哆嗦嗦地去拿手机,手一滑,手机直接掉进了水龙头下面。

    祈南急急忙忙把手机捞出来,屏幕已经花了,他叹了口气,把手机表面的水擦干,装进兜里。

    外面日头已经渐渐低落了。

    “祈老师你坐我们的车去吧,到时候我们把你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祈老师……祈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祈老师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祈南走着走着,愈发觉得呼吸困难,他按住胸口,深呼吸,冰凉的空气冲进肺里,却仿佛总也不够。他往前方看了看,一条路也摇晃着变成了两条路,祈南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,世界还是在分裂和重合。

    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,驱使着驱壳又走了几步,停下来,好不容易才提起一丁点力气轻声说:“停一停罢,我身体有点不舒服,让我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然而无处可靠。

    祈南往前跨了一步,仿佛一脚踩空,直直跌倒在地上,再也支撑不住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第24章

    郁嘉木三点半下课回寝室,室长汪涛拉了他说:“今晚我们寝室促进感情兄弟会,一起去吃晚饭吧,你小子这次别想溜了。”

    郁嘉木是个十足十见色忘友的,明早没课,他还想去找祈南呢,昨晚太不尽兴了,他打了个电话给祈南,却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应该已经下课了啊?是有事吗?郁嘉木纳闷地想。

    “还把不把我们当兄弟的了?走了走了。”另外一个室友邹康说。

    要干什么?郁嘉木下意识觉得没好事,但因为联系不上祈南,暂时也没事做,就被推着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半路,汪涛才松口说:“倩倩同寝室的妹子说今晚愿意和我们一起吃饭。给个面子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字面意思的吃饭,还是有别的意思?”郁嘉木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大家都懂的嘛。你当成一般的聚餐也行嘛。”

    郁嘉木看看其他几个室友,实在拂不过面子,算了,去就去吧。

    几个女生都已经在美院的后门等着他们了,都换了一身衣服,画着精致的淡妆,青春靓丽。

    郁嘉木走在最后,看着手机上祈南的号码,他再拨了两遍,依然没有接通,他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你很懂花吗?”身旁,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郁嘉木转过头:“你在问我?”

    “对,不是你还是谁?今天看你叫出了那株茶花的名字。”女生把鬓边落下的一绺长发拨到耳后,“我很少见到懂花的男生。还是理科生,你不是化学系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。”郁嘉木如实回答,他想起祈南,眼神和语气就变得温柔了,“是我的……一个朋友很喜欢花。”

    女生愣了愣:“你的那个朋友是女的吗?”

    郁嘉木轻声回答:“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苏菡,菡萏的菡,你呢?”

    郁嘉木看了她一眼,正要回答,前方忽然掀起一阵喧阗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都围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人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郁嘉木并不关心,只随着人流前行,等接近了些,他听到围在那的人在说:

    “祈老师?祈南老师?”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郁嘉木听到“祈南”两个字瞬时脑袋一空,在意识出现之前,身体已经擅自动了起来,朝着人群的中心挤了过去,他拨开人群,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个人,像是心脏被瞬间紧攥住,手脚都变得冰凉。

    郁嘉木的脚自己抬了起来就要走过去,旁边有人挤过来,撞到郁嘉木,他踉跄了一下,终于站稳。

    郁嘉木这才停下来,理智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医生,他上去能做什么?

    他现在上去了,等到祈南醒过来他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正好在这里?

    祈南会知道他的欺骗。

    你不能上前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

肉文小说,御书屋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https://www.rouwenxiaoshu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#rouwenxiaoshuo.com